<sub id="9h3fv"></sub>

    <rp id="9h3fv"></rp>
      <form id="9h3fv"></form>

        <b id="9h3fv"></b>

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9h3fv"></delect>

                注冊
                閩南網 > 汽車 > 車友互動 > 自駕游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從橫須賀到東京 日本單人自助旅游記錄之一

                來源:車訊網 2015-12-23 10:47 http://www.mnw.cn/ 海峽都市報電子版

                  【車訊網 報道】由于便捷的交通、安全的社會環境,以及無處不在的漢字,采用自由行的方式在日本旅游,是件非常愉快的事兒,您可以由著性子四處走走,隨心所欲——我就是這么做的。2周時間,從東京往南,一直走到北九州的鹿兒島,收獲頗豐。在這兒用5篇追記,把1年前的見聞與感受,與大家分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前往日本的旅游團很多,團費基本上是平均每天1000塊錢,7天團7000元左右,8天團8000元上下,當地消費另算。光看價格,似乎還能接受,但內容基本上大同小異——東京的淺草、銀座,大阪的古城、影城,再加上京都和奈良的寺院。一向不喜歡約束的我,對這種程式化的東西不感興趣,雖然自由行的機票、住宿和車費可能貴一些,但我寧愿如此。沒想到的是,15天后一算賬,包括簽證、機票在內的總花費是1.5萬元,正好日均1000塊,與團費水平一致,不過,這里還包括了購物——照相機、當地各色食物以及一大堆紀念品。如此說來,價格很劃算,只是沒有導游,只能自學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因為電影里經常有句“巴卡壓路”,它便成為我唯一會說的日本語,但這句話在旅游時根本用不上,如果真要是用上,也就是遇到大麻煩了。不過,語言不通并沒有給我的旅游帶來障礙,日文里的漢字實在太多了,多到有種根本沒出國的感覺——盡管發音咱聽不懂,但只要您認識漢字,就可以單身一人、自由自在地走遍整個日本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就這樣,信心滿滿地,辦了個簽證,買了張機票,出發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出發前一天,從早到晚都在忙于工作,直至晚上11點,才騰出工夫,整理行李。由于打算多跑一些地方,為了行動便利,只背了個小小的雙肩背,幾件換洗的內衣、一個照相機、一個ipad,再加上護照和現金,構成了行李的全部。最為沉重的裝備是單反相機,沒想到,到日本的第3天就罷工了,不得已,只好又買了一個,早知如此,還不如不帶呢。這些東西里,最重要的是ipad,里面裝著已經下載好的日本地圖,導航就全靠它了,此外,遇到有免費Wi-Fi的地方,還能靠它與家人聯絡,上網看看新聞,順便在朋友圈里發幾張照片,得瑟得瑟。

                  第一天:北京到橫須賀。

                  飛機起飛后,朝東南方向,在塘沽上空進入渤海,然后途經威海,1個多小時后,看見了朝鮮半島,在仁川附近進入半島,橫跨韓國之后,飛越日本海,但這時候我睡著了,醒來后已經在名古屋與東京之間的上空,沒看見是從什么地方進入的本州的。北京距離東京的直線距離只有2000公里,大致相當于北京到廣州的距離,飛行時間也差不多,3個小時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首爾南部飛越韓國上空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日本主要由4個大島構成——本州、四國、九州、北海道,小島就太多了,據說有7200多個。全國土地面積37.8萬平方公里,人口1.2億。這個面積與我國相比,最為接近的是云南省(38.3萬平方公里),但云南省的人口只有4300萬,可以想象,日本是個人口非常稠密的國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日本是個東西比較短,南北特別長的國家,僅以4個大島來看,最北端與咱們的哈爾濱差不多,最南端已經與上海處于同一緯度了。上海也許是我國大陸距離日本最近的地方,從上海到日本的長崎,直線距離大概是800公里左右,比上海到北京還近了一點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日本是個細長條,分為北海道、東北、關東、中部、近畿、中國、四國和九州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因為旅游簽證只允許停留15天,從北海道到北九州——日本4大島的最北端到最南端走一趟的愿望難以實現,只能選一些我感興趣的東西看看。在近代史上,日本曾有一段與中國相似的經歷——白種人蠻橫侵入,以武力要挾,迫使日本簽訂條約,開放國門。46年后,這些不平等條約被修改,日本開始與西方國家平起平坐。與我國不同的是,日本居然為入侵者修了一座紀念碑。所以,了解日本,首先應該從這座紀念碑開始,這座碑位于橫須賀的久里濱。于是,日本之行的第一站,定在了久里濱。

                  空中看東京,富士山似乎近在眼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通關時,雖然有長長的隊伍,但移動速度很快,恐怕要歸功于數位身穿制服的人,一方面進行著卓有成效的調度,一方面逐個幫助排隊的人們,整理通關所需的文件,從而縮短了每個人在柜臺前停留的時間。后來發現,日本全國幾乎任何一個出現排隊的地方,包括快餐店,都會有人過來打招呼,幫你做些準備工作,比如填寫表格、點餐,等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因為事先已經買好了日本鐵路公司(簡稱JR)的通票,在通關后,隨即來到JR服務柜臺,激活通票。當得知我的第一站是久里濱時,服務員拿出一張地圖,在上面詳細標注了換乘站、以及應該換乘開往何處的列車——從機場到久里濱,需要換乘3次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日本的軌道交通非常發達,乘坐極為便利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令我沒想到的是,服務柜臺的旁邊,往里走幾米,便是前往站臺的閘機。而此時距離移民局的通關柜臺,只有幾十米——如此之近的距離,估計會讓我國同胞感到有些不適應——咱們的公共建筑比較注重體積,越大越好,世界第一實在做不到,也得做個亞洲第一,或者是中國第一,最次也得是本省之最。就這樣,從走出機艙算起,45分鐘之后,我便坐上單軌電車,離開了羽田機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羽田機場發出的這趟單軌電車,最終與JR山手線相連,山手線環繞東京一周,全長34公里,與北京二環路的里程差不多,游客在東京要去的大多數地方,幾乎靠它都能實現。但我此時并不打算進入東京市區,在濱松町下車,換乘前往橫濱方向的列車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只要認識漢字,就能完全靠地圖,乘坐火車或地鐵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又一次換乘之后,歷經2個多小時,來到了久里濱。在谷歌地圖上量了一下,車站距離我要去的紀念碑,直線距離只有1.4公里,決定步行前往,為了更仔細地看看沿途的大街小巷。從車站出來不久,又有一座車站,它是京急線的久里濱站。日本的鐵路除了規模最大的JR,還有許多規模不等的私營線,京急線便是其中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  車站周圍的道路上,有許多店鋪,店鋪的規模都很小,構造簡單,五花八門的商品掛滿了店鋪內外,以廉價品居多,頗有些北京金五星的韻味。

                  久里濱車站周圍的道路上,有許多店鋪。

                  幾分鐘后,店鋪消失,全變成居民房了。在其中的一條路上,左手是如同北京回龍觀那樣的5層板樓,右手是一座座獨立的小院。板樓前有個牌子,標明這里是公務員宿舍,小院則是普通人家的住宅,每個院落的占地面積都差不多,建筑模式也比較接近,都是2層小樓,一樓看上去更高一些,二樓似乎比較矮,樓與院墻之間,十分狹窄,有的干脆用陽光板徹底覆蓋,小樓對著院門的地方,凹進去一塊,用作停車。院落雖然非常狹窄,但基本上都有綠色植物,且大都不僅限于盆栽,而是高高的樹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久里濱的公務員宿舍。

                  居民的住宅,大都是2層小樓,院內面積不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分鐘后,來到海濱,目的地到了:一個不大的公園,里面有座紀念碑,還有個紀念館。紀念碑上的題詞是當時的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寫的:“北米合眾國水師提督伯里上陸紀念碑”——也就是說,美國海軍是在這里第一次登上日本國土的。在網上,時??吹接腥税衙绹鴮懗擅讎?,想不到這種寫法早就有了。美國歷史上有兩位叫佩里(或譯為伯里)的名人,全都是海軍,第一位是個海軍少校,在1812年美英戰爭時抵抗英國軍隊而聞名,現在的佩里級護衛艦,就是為了紀念他。第二位是個將軍,1853年率領美國艦隊來到日本,迫使日本與美國簽訂了不平等條約,打開日本的國門。

                  北米合眾國水師提督伯里上陸紀念碑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日本歷史上,佩里來到日本這件事,被稱為“黑船來航”。當時來日的美國艦隊其實只有4艘軍艦,規模不大,但卻令日本人第一次見識了鐵甲戰艦,這4艘船上有大炮63門,而日本陸地上防御用的岸炮,只有20門。佩里將軍趾高氣揚地在久里濱這個海灘上踏上日本國土,向德川幕府轉交了美國總統的親筆信,要求日本開放通商口岸,并送了些電報機、火車模型等,日本人因此驚呆了,他們沒想到世界上還有如此先進的國家——在此之前,他們只有2個老師和模仿對象,最早是中國,后來是荷蘭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允許外國船只進港,登陸、居住并進行貿易,與當時日本制度不合,不答應又怕美國人動用武力,掌握實權的德川幕府只好答應商議商議,約定次年再談。第二年春天,佩里帶著戰艦又來了,這次直駛橫濱,德川幕府與美國終于簽訂了《日米和親條約》,允許過往的美國船在下田停泊,上岸購買補給品并居住,隨后,英國、俄國、荷蘭等國陸續與日本簽定了類似條約。

                  美國艦隊當年是途經非洲、印度,再到新加坡和香港,然后抵達日本。

                  3年后的1857年,德川幕府在下田與美國簽訂了第2個條約,開放長崎、橫濱、神戶、函館、新瀉;江戶和大阪兩地通商,美國擁有上述地區的居住權,并建立領事館,承認領事裁判權,通商自由,關稅由兩國協商制定。隨后,英國、俄國、荷蘭、法國也陸續簽約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主權的喪失,令人們沮喪不已,隨后,日本中、下層武士展開了“尊攘”運動——“尊王攘夷”的意思,這句話源于春秋時期齊桓公的“攘夷狄以尊周室”。1860年,浪人刺殺美國使館翻譯,1862年,燒毀了英國在江戶的領事館,1863年,在下關炮擊過往的美國商船和法國、荷蘭軍艦。幕府對此進行了鎮壓。不過,英、美、法、荷四國17艘戰艦,僅用3天時間占領下關,日本最終以承諾不再修建炮臺、優待過往船只、賠款了結此事。通過這次戰爭,使“尊攘”派認為,只有振興工商業、擴大貿易、自主發展之后,才能與西方抗衡,盲目排外只能吃虧。于是,他們放棄了尊攘,改為倒幕。掌權280年的德川幕府,由此退出歷史舞臺,失去權利數百年的天皇,重新掌握了權利,我國同胞非常熟悉的“明治維新”,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1853年,美國東印度艦隊司令官佩里率艦隊來到日本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個海灘,就是當年美國人第一次踏上日本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回憶這段歷史,不難發現,與我國的歷史頗為相似——日本有“尊王攘夷”,咱們有義和團“扶清滅洋”;日本有四國聯軍進攻下關,咱們有八國聯軍進攻北京,當然,結局也差不多:撤防、賠款。

                  面對西方國家的強大實力,日本人分化出2派:德川幕府主張日本國體尊貴,不容外族入侵,堅決抵抗。另有一些人認為,通商是大勢所趨,若自不量力,貿然抵抗,就是盲目排外,應該開國,通過貿易生產,輸入近代科技文明,謀求國家的開化,統一富強。事實上,類似爭論在當時的中國同樣存在,不一樣的是,日本選擇打破國禁,向西方學習,30多年后,便發兵進攻朝鮮,繼而進攻中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為入侵者樹碑立傳,紀念至今,正是源于人們認為,由于佩里和他的戰艦,日本才能比較早地結束愚昧,進入現代。

                  距離登陸處不遠,不僅有紀念碑,還有一座紀念館。

                  首次來到日本的美國軍艦是黑色的,黑船在日本成了一個特定稱呼。

                  橫須賀車站。日本多數車站都很小,進出極為方便。

                  橫須賀車站附近的民居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回顧這段令人唏噓不已的往事之后,走回車站,搭乘火車,在黃昏時來到橫須賀。此時,天已全黑,并開始下雨,沒想到這個月份還會下雨,沒帶雨傘,好在外套是防水的,冒雨走出站,沿著一條小街走了幾分鐘,來到事先定好的旅館,住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:橫須賀到東京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覺醒來,已是早上7時,窗外沒有一絲動靜,周圍一片寧靜,望出去,路上不見人、也不見車,周圍全是3-5層的房屋,以民宅為主。這景象令我感到意外。在國內旅游,每次預定旅館,都在定單上注明,不要臨街的房間。只要臨街,喇叭聲定會如期而至,吵得難以入睡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旅館門前的街道,非常安靜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早餐后,走出旅館,沿著一條街道,去看三笠號戰列艦。橫須賀以軍港為主,日本海上自衛隊司令部、美國海軍第七艦隊司令部都在這座城市里,就在旅館對面幾百米的地方,艦船的桅桿,隱隱可見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路上都有這樣的路標,全是漢字。

                  橫須賀是個市,屬于神奈川縣。日本沒有省,全日本劃分為43個縣,還有幾個與縣平級的行政單位:東京都、大阪府、京都府和北海道,簡稱1都、1道、2府??h的下面是市,市的下面是町,町在日本似乎有3種含義,在這里是街道的意思,此外還是日本的長度單位(1町=109米)和面積單位(1町=約1萬平方米)。在城市中,地址往往由町、丁目(段)、番地(號)組成。在鄉村,則是郡(地區)、町(鎮)和村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日俄戰爭時期,日本聯合艦隊的旗艦:三笠號戰列艦。

                  橫須賀位于東京灣的入口處,相當于首都的海上門戶,這就是佩里為何在此登陸的原因。在城市的東部,有座三笠公園,三笠是日本在英國訂購的一艘戰列艦,繼而成為日本聯合艦隊的旗艦。三笠艦買來后時隔1年,日本與俄國開戰,海戰中最著名的戰役是對馬海戰,38艘俄國戰艦被擊沉21艘,被俘9艘,俄國第二太平洋艦隊幾乎全軍覆沒,而日本只損失了3艘魚雷艇,被譽為史上損失最懸殊的海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三笠艦立下赫赫戰功后20年,因為裁軍而報廢,以紀念艦的形式保存在橫須賀,不過,眼下看到的三笠紀念艦,是二戰后重新修復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艦首的菊花,是日本皇家的標識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1894年的甲午戰爭到1904年日俄戰爭,10年之中,小小的日本居然打敗了2個龐大的國家,事實上,這兩次開戰,日本人都沒有必勝的把握,1894年,當它的聯合艦隊開進黃海,欲與北洋水師決一雌雄時,已經做好了上、中、下3個方案,下策是北洋水師打敗聯合艦隊,繼而進攻日本本土,殘余艦隊必須在本土誓死抵抗。沒想到的是,軍艦占優的北洋水師,在戰術、戰斗力等方面并不占優,打了個很勉強的平手之后,便退入威海大本營,不肯出海,直到被俘。至于對俄作戰,日本海軍則根本沒有退路,只能冒險一搏。不過,憑借著靈活的戰術、高素質的兵員,日本居然把這個3倍于己的對手,打得徹底崩潰。

                  率軍打敗俄國海軍的東鄉平八朗,旁邊文字是作戰時的口號:“皇國興廢在此一戰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三笠紀念艦的前面,是東鄉平八朗的銅像,甲午戰爭時,他是浪速艦艦長,中日海戰中的第一場戰斗,就是他下令將高升號擊沉(英國的一條商船,被我國租來往朝鮮運兵)。日俄戰爭中,已成為聯合艦隊司令長官的東鄉平八郎,取得了巨大勝利,被譽為“軍神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東鄉平八郎在日本被譽為“軍神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中國游客到此,看到的卻是沉重——在三笠紀念艦舷梯旁,展覽著一些槍械,其中,有一對炮彈和一門不算大的多管炮,旁邊的說明牌顯示,前者來自北洋水師的鎮遠艦,后者是甲午戰爭時期戰利品,但沒有說明是來自北洋水師的哪艘軍艦——后來查到《法制晚報》上有個報道,說這門炮是致遠艦上的,也就是鄧世昌的那艘軍艦。

                  北洋水師鎮遠艦的炮彈。

                  10管格林炮,據說來自鄧世昌的致遠號巡洋艦。

                  毫無疑問,甲午戰爭留給咱們的,是無限的哀嘆。雖然可以用多個角度探討這場戰爭,但在這里,我只想記錄幾個數字——在黃海海戰中,我國鎮遠艦大炮平均每門發射炮彈56發,日本吉野艦大炮平均每門發射炮彈170發;中國艦隊中彈總數754發;日本艦隊中彈總數134發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三笠公園面對一個很小的海灣,海灣另一端有個半島,那上面是美國海軍第七艦隊司令部所在地。早上從旅館步行前往三笠公園時,提早拐了個彎,無意中來到了第七艦隊司令部門前,一位身材魁梧的憲兵走過來,告訴我這里是禁區,并說往回走30米左轉才是三笠公園——看來不止我一人走錯。

                  橫須賀、佐世保和吳市,是日本3大軍港。

                  按照小時候得到的經驗,軍事設施是不可能開放參觀的,遠觀都夠嗆,方圓多少里就得圍起來。但我還是想試試,于是沿著道路往火車站那邊走去,因為從地圖上看,艦隊錨地,就位于火車站對面的海灣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很快走到了,路旁是個大樓,有超市,還有很多小店,這天是星期日,一連看到數量小車駛進旁邊的停車場,父母帶著孩子走進大樓,從手里拿著的東西來看,很可能是送孩子來上業余班的。大樓前有個很長的步行道,通往海邊,盡頭處是家星巴克,店內的大玻璃窗正好將整個港區盡收眼底,位置極佳。一邊兒喝咖啡,一邊兒翻看架子上的書報,忽然發現報紙上有個廣告,乘游船逛軍港,再看地址,就在星巴克旁邊。

                  面對軍港,有家星巴克,位置極佳。

                  10點有一班游船發出,買票上船,逛了一個小時。船上有位講解員,從頭到尾,沒有絲毫停頓,一直在講,遺憾的是,我一個字也聽不懂。游船首先經過的,是美國第七艦隊的錨地,這個艦隊屬于太平洋艦隊的一部分,司令部在這兒,此外在日本的佐世保、沖繩,韓國的釜山以及新加坡都有駐地,配備的軍艦是“里根”號航空母艦、“藍嶺”號兩棲登陸艦,以及巡洋艦、驅逐艦、護衛艦、潛艇,等等。其中,“里根”號航母是2015年10月剛剛來到這里的,替換之前的“華盛頓”號航母。

                  第七艦隊的主力艦:“里根”號航母。330米長,排水量9.7萬噸,乘員6000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里根”號航母搭載85架戰機,最大攜機量140架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拉森”號導彈驅逐艦,155米長,排水量9200噸,裝備宙斯盾系統,及2架海鷹直升機。

                  與第七艦隊處于同一水域的,是日本海上自衛隊,二戰后日本海軍被解散,7年后由于朝鮮戰爭,日本開始重建海軍,不過由于憲法的制約,只能叫警備隊,后來改名為自衛隊。橫須賀是這支部隊的司令部所在地,分艦隊也在這里。日本有3大軍港,除了橫須賀,還有最南端的佐世保,以及中部靠近廣島的吳市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日本海上自衛隊司令部,門前停泊的軍艦因為頭朝里,沒看見舷號,不知是何艦種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右側152艦是朝霧級驅逐艦,已降為訓練艦,137米長,排水量4900噸,裝備反潛機和多種導彈。

                  6102艦為飛鳥號試驗艦,423艦為十和田級補給艦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世界最大的全木質現代設計船舶:八重山級掃雷艦,67米長,排水量1150噸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艘潛艇不知是什么型號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軍港中,星條旗與太陽旗并肩飄揚,估計所有中國同胞看到這一幕,心中難免憤憤不平。70年前,與星條旗并肩飄揚的,是咱們的青天白日旗,扛著太陽旗的,是中美兩國共同打擊的敵人,沒想到,幾年后就徹底改了?!墩渲楦邸飞嫌澈?,曾有學生問:日本人卑鄙偷襲,殺死那么多的美國人,美國為什么還跟它稱兄道弟,結為盟友?我想,如果大家都能明白這個問題,中國就該真的要騰飛,真的要不得了了。但在眼下,多數人還弄不明白,至多會從表象上解讀解讀,比如共同對抗共產國家,云云。

                  碼頭商店里出售的各種紀念品。

                  橫須賀街道,燈桿上的人物是當年的入侵者:佩里將軍。

                  路旁的小廟。

                  城市雖小,但所有車輛均停在道路以外,路上很順暢。

                  車輛必須停在自家車位或停車場里,至少我沒看到隨意停車的現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白天停車30分鐘200日元(約10元人民幣),夜間停整晚300日元(約16元人民幣)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住宅樓的底層是車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車太多,就建設這樣的裝置,堅決不允許隨意停車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小巷子里也有固定車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自家樓下開辟塊地方,也能停車,總之就是不能占據公共道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套124平方米的房子,約合人民幣155萬元,大概相當于7.5年的日本全國人均年收入。

                  晚上到居酒屋喝一杯,屬于入鄉隨俗,更是一種享受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逛完軍港,過馬路,來到車站,時刻表顯示,3分鐘后有趟列車經過這里,前往鐮倉。整個站臺上,只有10余人候車,距離我最近的,是個身穿便裝的白人,但從姿態一眼就能看出,他是個軍人,極有可能是第七艦隊的軍官——昨晚住的旅館不遠處,有條歐式街道,很窄,以餐館、酒吧為主,美軍人員是這里的???,據說,在整個橫須賀,白人占了主體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此時是周日午后1點鐘,火車來了。這種火車其實就是咱們的地鐵,短途客運。車廂里居然只有五六個人,這情景別說北京、上海、廣州了,就是南京、重慶、昆明,也是很難見到的。后來才發現,這樣的情景,在日本極為常見,以至于到了這次旅行的后期,我坐在車廂里直發愁——擔憂鐵路運營商靠什么生存——北京地鐵已經把人擠成相片了,還嚷嚷賠錢,一定要漲價呢。他們這里乘客如此之少,車次卻密集得超乎想象。具體情況容我以后再介紹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日本的星期,用來自中國的七曜,周一到周日是月火水土金木日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日本的軌道交通極為便利,即使走遍全國也是非常輕松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橫須賀到鐮倉只需30分鐘。鐮倉是個極其優美的地方,它是日本3大古都之一(另2個是京都和奈良),到處充滿了古韻。如果有機會,我認為這里值得單獨來一次,在羽田機場下飛機直奔鐮倉,呆上五六天,再直奔機場回家。因為,這里的山林、寺院、神社、街道、海灘,每一樣都值得靜心慢賞。

                  鐮倉車站,從這里乘火車到東京只需56分鐘。

                  鐮倉游客很多,尤其是西方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估計所有人都知道日本的最高統治者是天皇,但實際上,從1192年到1868年的680年間(相當于中國的南宋到清代同治朝),天皇只是個象征,真正的統治者是將軍,這個時期被稱作幕府時代,第一個幕府,是一個叫源賴朝的人創建的,創建地點就在鐮倉。鐮倉主要游覽內容是鐮倉大佛、八幡宮、圓覺寺、建長寺、妙本寺、明月院、東慶寺、海藏寺,等等。我覺得最值得走的路線是,從鐮倉站東出口出來,往左手走600米,是八幡宮,這600的街道上,商店、餐館很多,值得逛逛,我隨意走進一家壽司店和一家咖啡館,連吃帶喝,心滿意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鐮倉站與八幡宮之間的600米路,非常值得走一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周圍類似小館非常多,大都很雅致。

                  相當于人民幣15元買杯咖啡,休息一會兒。店家首先送上一杯溫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八幡宮是拜祭八幡神的神社,日本有很多,但鐮倉這座因為與源賴家族有關,較為出名。

                  靠近北鐮倉車站的圓覺寺,是鐮倉時代,由北條時宗邀請中國無學祖元禪師創建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北條時宗掌權時,與進攻日本的蒙古軍作戰,獲勝后為了超度雙方陣亡者,創建該寺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圓覺寺內供奉著“佛牙舍利”,可惜沒有親眼目睹。

                  寺院內的方丈室。

                  寺院后部的花園。

                  北條時宗的兒子北條貞時,為圓覺寺鑄造的洪鐘,已有700多年歷史。

                  鐮倉大佛已有700多年歷史,日本國寶。

                  看過八幡宮,往北走,首先是新宮神社,然后是建長寺,建長寺后身還有好幾座寺院,這一帶風景很優美,然后再往前走,是圓覺寺,圓覺寺斜對面是JR線的火車站,叫北鐮倉站,上火車坐一站,就回到鐮倉了。鐮倉站前有公共汽車去鐮倉大佛,其實沒多遠,愿意走路也不錯,因為沿途小店一個接一個。鐮倉大佛正南方向不到1公里,是海濱。海濱附近有也有一些寺院,但我沒去。因為我把時間用在了游客很少關注的地方——源賴朝墓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座墓地的主人,是創建幕府制度的源賴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剛才說到,源賴朝創建了幕府制度,日本政權從此落到武士手中,長達680年,一直到美國艦隊出現在日本海岸,武士才被迫把權利還給天皇。幕府制度中的第一個時期叫鐮倉時代,存在了141年,滅亡的原因與忽必烈有直接關系,而且有遺跡保存下來,在北九州的博多,那是一段非常有趣的故事,在我的計劃中,到博多后將去看看忽必烈時代的遺跡。

                  鐮倉時代之后,還有室町時代、安土桃山時代,以及德川時代,只有到了德川時代,才將都城從京都遷往江戶,也就是今天的東京,此時的中國,已經是明朝最后一個皇帝掌權的時候了。這樣一看,就會發現,日本自從誕生國家,直到德川時代之前,首都始終在關西地區,也就是大阪、京都、奈良一帶,只有到了德川時代,首都才正式搬遷到關東,以江戶(東京)為都,東京這個名字就是這么來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鐮倉的街道非常寧靜。

                  隨意招家小館吃點兒東西,喝點兒酒。然后前往東京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餐花了650日元,約合人民幣35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逛完鐮倉,看時間還早,于是乘火車前往東京,56分鐘抵達神田站,這段車程中正好可以上網預定旅館,神田站距離預定的旅館最近。

                  第三天:東京印象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旅游團在東京,以淺草寺游覽,銀座和秋葉原購物為主。根據我有限的歷史知識,我更想去看看的地方,是深谷、東京大學、日比谷、明治神宮、皇居。深谷是個市,屬于埼玉縣,明治維新時期的重要人物澀澤榮一,就是那里的人,去深谷的目的,是想親眼看看能夠寫出《論語與算盤》的地方,究竟是什么樣。遺憾的是,這天中午,照相機突然罷工,只好另外再買一架,浪費了許多時間,沒能去成深谷,也好,給下次再來找到了借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早上出門,看到的第一幅街景畫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乘火車前往上野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上野有座東照宮,360多年歷史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里主要供奉的是德川家康,他是最后一個幕府:德川幕府(江戶幕府)的創建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東照宮在日本有很多座,名氣最大的,是栃木縣日光市的東照宮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上野有一座西鄉隆盛的銅像,他的功績在于推翻德川幕府,恢復天皇統治,是明治維新的元勛。

                  離開旅館,乘JR火車先到了上野,魯迅的《藤野先生》一文中,開篇便是上野,可惜并非櫻花時節,稍微逛了逛,繼續往東,穿過幾條路,進入東京大學。東京大學的氛圍,與30年前的北京大學、武漢大學有幾分神似。在校區里一直往東,直到大學的東門。一路上,銀杏樹隨處可見,正值樹葉金黃,在陽光的照耀下很是漂亮。整個校園分外寂靜,來來往往的人很少,在一家星巴克里,我坐了好一陣,店里只有幾個學生,專心致志地看書,店員每隔一會兒,就拿個小盤,走到每位客人面前,送上一塊小點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東京大學里的星巴克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東京大學校園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東京大學校園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東京大學校園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東京大學校園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安田講堂,東京大學學術象征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東京大學東門的旁邊,有個古色古香的門,叫赤門,已有百年歷史,現在成為了東京大學的象征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東京大學東門旁,古色古香的赤門。

                  JR線在東京有個環線,叫山手線,環繞東京一圈兒,猶如北京地鐵二號線。離開東京大學后,靠它去了明治神宮,這里是供奉明治天皇靈位的地方。在日本歷史上,有長達680年的時間,天皇只是個擺設,一位叫新井白石的學者說:“天子號令行之四海之內,只年號一事而已”。事實上,就連年號也是經幕府確認,才能頒布。美國海軍來到日本后,強迫日本與美國簽訂條約,這件事深深刺痛了日本人,不過,他們沒有喋喋不休地抱怨,而是實打實地行動起來,首先迫使幕府把權利還給天皇,然后開始了明治維新。

                  乘JR山手線到原宿,這里有座明治神宮。

                  明治維新將日本從落后國,轉變為先進國,耗用時間之短,令各國驚訝,尤其想不明白的,是咱們中國。其實,這里面的道理很簡單,就一句話:愿不愿意虛心學習。

                  虛心這兩個字,看著簡單,但真正做起來,中國往往放不下。日本放下了。比如,明治維新時的一個重要事件,是一群高官出訪西方12國,耗用1年10個月,為什么用這么長時間?因為他們觀察的很仔細,了解的很全面、很徹底。形容這個使團出訪的一句話是:“始驚、次醉、終狂。”就是說,面對西方的先進與發達,日本人從吃驚到沉醉,再到最后發瘋般地學習。使團回國后只過了二三十年,日本的工業水平就已經遙遙領先于中國,而同一時期的中國,也有類似舉動,那便是洋務運動,從表象上看,咱們也引進了工業化生產,今天的長安汽車,就是那個時候的產物,當時叫上海洋炮局,李鴻章創辦的。但咱們的變革僅限于開辦一些實業,并不涉及其它,其實就連實業也沒能做到虛心學習——舉個最簡單的例子,一臺機器,西方工程師過來安裝好,手把手地教會了工人,然后寫出操作規程,但工人在以后的操作中,會自作主張地簡化程序,比如,每天潤滑一次的操作,不久就可能變成每3天一次,到最后甚至是每月一次。

                  與埋頭苦干、穩扎穩打不同,咱們特別喜歡立桿見影、迅速見效。這個特點始終傳承,今天的汽車工業就是特別鮮明的一個例子,不愿意引進技術,消化吸收,艱苦創業,而是采用特別輕松、見效特別快的方式——讓人家在中國設立工廠,當年立項、當年投產。為了安慰自己,還獨創了一個“合資品牌”的概念。明眼人都知道,合資的是工廠,人家的品牌根本沒跟你“合資”。工廠的任務就是制造,根本沒有技術、產品上的話語權。今天中國汽車制造與銷售,表象上紅紅火火,甚至能超越美國,但主要利潤全是人家的,咱們位于這個食物鏈的最末端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歷史上的明治天皇,究竟是不是很偉大,有不同的說法,在日本歷史學家飛鳥井雅道撰寫的《明治大帝》一書中,為大家展示了另一個明治天皇——如同傀儡一般的怠政。以此書來看,明治維新似乎與天皇本人并無關系。天皇的使命是祈禱,動不動就跑到七寺七社祈禱——伊勢神宮、石清水社、賀貿社、松尾社、平野社、稻禾社、春日社、仁和寺、東大寺、興福寺、延歷寺、園城寺、教王護國寺、廣隆寺。

                  明治神宮的御苑,種植著200多種從臺灣遷移來的植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神宮的規模很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里供奉著明治天皇的靈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看罷明治神宮,來到附近的原宿火車站,乘車前往新宿。原宿到新宿只有2站地,幾分鐘就能到,新宿是東京非常繁華的商業區,到這兒不可能不花錢,于是摸了摸裝在內袋里的錢包,這一摸不要緊,腦袋頓時大了一圈兒——錢包沒了。歷經多年單身旅游,早已訓練有素,此時絕不能慌張,必須保持沉穩,只要在心平氣和的前提下,才會減少出錯的可能。于是,我穩住心情,仔細回顧了一遍最后一次用錢包是什么時候,想起來了,是在明治神宮買紀念品的時候——我必須立即回到那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這里購買紀念品時,隨手把錢包擱在柜臺上,忘拿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此時,火車已經抵達新宿,下車,到對面上車,往回走。5分鐘后,我又回到了原宿車站。車站距離明治神宮還有一段距離,我三步并作兩步,疾步向前。此時,我已清晰地回憶起,1個多小時前,在神宮大殿前的商品部,買了幾樣紀念品,付款后,隨手把錢包放在柜臺上了。時隔這么久,那里又是個人來人往的地方,還有找回錢包的可能嗎?心里多少有些忐忑不安。由于素聞日本是個社會治安非常好的國家,我的所有現金和信用卡,包括護照,都在那個錢包里,沒有像去歐洲那樣,把信用卡與鈔票分成幾份,分別存放,即使被偷,也不至于影響后續行程。也就是說,此時的我已是身無分文。一邊走,一邊迅速做出預案——依靠下榻的旅館打電話回家,讓家人轉賬到旅館帳戶,然后通過旅館提取現金。等待轉賬過程中,向旅館借點兒錢,前去咱國的駐日使館,申領臨時證件。這些步驟順利的話,明天一天時間應該夠用,不會耽誤旅程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事后聊起這件事兒,有人夸贊我遇事不慌、井井有條。事實上,打算旅游的話,就應該有這種能力,這是最基本的生存技能。在北京懷柔山區爬山,有次攀登一個巖壁時,不留神將自己困在半空,休息片刻,定定神后,仔細觀察周圍地形,終于利用一個巖縫,將手臂伸進去,起到膨脹螺栓般的作用,左右交替,才讓自己脫困——我一直堅信人的力量,人是這個地球最厲害的生物,只要想辦法,總會有解決方案。動輒報警、求援,實在有些懦弱,再說了,您自己玩兒,干嗎要給別人添麻煩?

                  來到商品部,售貨員沒變,還是那位眉清目秀的姑娘。我掏出剛才買的東西,用最簡單的英文單詞,試圖讓她明白我的意思。她一下子就明白了,告訴我,從旁邊那個門出去,那里有警察辦公室。走過去,一位中年警察接待了我,我剛剛表示丟了個錢包,他立即拉開抽屜,把我的錢包舉了起來——霎那間,懸了許久的心,一下子落了地。全身倍感輕松。由于錢包里有我們全家人的合影,以及我的護照,警察很快確認我是這個錢包的主人,但還是謹慎地詢問里面有多少錢,進行了再次核實。當時我激動得很厲害,想與其合影留念,但他表示了謝意。不知是不是警察局有什么規定。由于日本是法治國家,我沒敢用現金表示謝意,以免給這位和藹的警察帶來不必要的麻煩,而是把一些鈔票投入了參拜神宮處的款箱里。隨后,我向商品部的姑娘表示謝意,她只是莞爾一笑,繼續工作。我始終不知道的是,究竟是誰,她還是某位游客,看到了我遺忘在柜臺上的錢包,并把它交給警察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這座警察辦公室里,我拿到了遺失的錢包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知道究竟是售貨員還是游客,拾金不昧,把錢包交給了警察。

                  再次前往新宿,主要是跑到東京都廳,在45層觀看東京的全景。東京都廳大約相當于咱們的北京市政府,大樓非常氣派,是在90年代、日本經濟最為輝煌的時候建造的,造價極為昂貴,引來不少爭議。也許是為了體現政府服務民眾的宗旨,人家將接近頂層的地方免費開放,任何人都可以乘高速電梯,來到這里游覽?;叵胍幌?,無論是臺北101,還是上海的環球金融,登樓參觀的費用都不便宜。

                  新宿是東京的商業區之一,日本電影《追捕》的開場畫面就是這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新宿很氣派的一座高樓是東京都廳,45層觀景臺免費開放。

                  腳下的一片樓房,便是新宿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東京的高層建筑并不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正西方向,富士山隱約可見。

                  走了一整天,很有些勞累,本打算找個居酒屋喝上幾杯,吃點兒小菜。忽地看見一個吉野家,于是決定在這里吃晚飯,看看與北京的吉野家有何不同——還真是有些差異。這里的吉野家布局與呷浦呷浦火鍋很相似,后來發現,日本常見的小飲食店,比如,壽司店、快餐店等,基本上都是這種格局。另外,這里的吉野家似乎沒有雞肉飯、雙拼之類的,而是以“鍋膳”為主,有點兒像北京吉野家的玉子什錦拌飯定食。每份售價630-750日元,相當于人民幣35-40元左右,與北京類似餐食33.5元的價格相比,真是便宜。別忘了,這是一個全國人均收入約為20萬元人民幣的國家,而咱們的全國人均收入只有2.8萬元,即使是收入最高的上海,也不過4.8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日本吉野家里面的布局,與呷浦呷浦火鍋很相似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份“鍋膳”700日元,相當于人民幣38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碗面合人民幣27元左右,有人驚呼物價昂貴,卻忘了人家的全國人均收入是咱的7倍有余。

                  明天是在日本的第4天,白天打算到皇居和日比谷逛一圈,黃昏時前往名古屋。

                相關閱讀:
                新聞 娛樂 福建 泉州 漳州 廈門
                猜你喜歡:
                已有0條評論
                熱門評論:
                頻道推薦
              1. 中國最熱銷的商務車:上汽通用別克GL8 10萬
              2. 一汽等四家車企召回近40萬輛汽車
              3. 7月汽車銷量188.9萬輛 同比下降4%
              4. 1至7月我國新能源汽車產銷量同比保持高速增
              5. 銷量增庫存漲 汽車市場“虛火”旺?
              6. 新聞推薦
                @所有人 多項民生禮包加速落地快來查收 三峽大壩變形?專家:又有人在惡意炒作 北京新一波疫情為什么沒出現死亡病例? 戴口罩、一米線 疫情改變了哪些習慣? 呼倫貝爾現幻日奇觀 彩虹光帶環繞太陽
                視覺焦點
                石獅:秋風起,紫菜香 石獅:秋風起,紫菜香
                石獅環灣生態公園內粉黛亂子草盛放 石獅環灣生態公園內粉黛亂子草盛放
                精彩視頻
                世遺泉州︱最美鄉村·南安燎原村:星星之火 點亮民宿發展之勢
                世遺泉州︱最美鄉村·南安燎原村:星星之火 點亮民宿發展之勢
                世遺泉州︱最美鄉村·惠安東山:小漁村的蝶變
                世遺泉州︱最美鄉村·惠安東山:小漁村的蝶變
                專題推薦
                關注泉城養老服務 打造幸福老年生活
                關注泉城養老服務 打造幸福老年生活

                閩南網推出專題報道,以圖、文、視頻等形式,展現泉州在補齊養老事業短板,提升養老服

                新征程,再出發——聚焦2021年全國兩會
                2020福建高考招錄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48小時點擊排行榜
                全國冬小麥完成意向播種面積過九成 低價代繳采暖費?假的!鄭州熱力集團發布 2024年加班工資日歷來了 明年春節連休8天 “雙11”都喜歡買什么?“雙11”透視“多 學生舞蹈等體育藝術類校外培訓 三部門發 江蘇氣象最新發布:寒潮再度來襲 豬價為何又現“跌跌不休”,未來豬價走勢 辟謠!“廣州金沙洲工地挖破燃氣管道”系


                色九色九色久中文字幕无码_亚洲图欧洲图自拍另类高清_亚洲AⅤ片综合久久网_免费网站v片在线亚洲_手机看片国产超清无码